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热图 > 内容详情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522章 只玩玩不负责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3来源:沧州新闻网 -[收藏本文]

    “混蛋。”叶沛儿看了段飞一眼,嘴里骂了一声,原本还是抽噎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变得“呜呜”哭了起来,肩膀不住的抽动,说不出的伤心,让人怜惜……

    擦。

    段飞一阵蛋疼,自己怎么就是混蛋了,这是两情相悦双方自愿好不好?

    “这个,你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段飞不知道说什么,准备闪人,他可没时间跟一个搅合不清的女人纠缠,欧阳晓凤的事他还没搞清楚呢。

    “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一听段飞要走,叶沛儿忽然站起身来,嗖的冲出浴室一把抓住了段飞,紧张的说道。

    “什么我走了你怎么办?我走了你想休息就在这里继续睡觉,睡够了你也走啊,你放心,房钱我已经交了押金,你可以睡到明天早上。”段飞也有些没好气,只是个一夜情好不好,怎么搞得像是自己欺负人似的。

    “谁说我要睡到明天早上,你都把我那样了,我现在就是你的人了,你难道想不负责?”叶沛儿不依不饶的抓着段飞的胳膊,一脸悲怆。

    日。

    段飞这个郁闷,他现在终于感觉到麻烦了,玩个一夜情就要负责,那他妈的谁还敢出来玩一夜情啊,哭笑不得的看着满脸泪水的叶沛儿:“大姐,玩个一夜情你就要我负责,你以为你是处女啊?”段飞这话可谓很难听,他现在真被叶沛儿给弄的有些上火,说话也不好听了。

    “我,我本来就是头一回。”叶沛儿又委屈的哭了起来,一屁股坐在床上,哭的更凶了。

    汗。

    段飞苦笑看着这个脑袋有毛病的女人,确实很漂亮,不过这性格实在是有些让人受不了:“呼和浩特癫痫正规医院谁信啊?”

    “你信不信我也是!”听见段飞的话叶沛儿指着床上的几块红斑问道。

    段飞顺着她的手指一看,顿时也吓了一跳,心说不是吧,怎么床上真的会有血?不过很快段飞就放下心来:“叶沛儿,你不是说你昨天来那个了吗,女人来那个也流血吧?”说完话,段飞才松口气,如果不是这个叶沛儿昨天说过这种话,段飞还真会被吓坏了。不过现在他是打死都不相信叶沛儿是个雏,哪个酒吧里有雏跑出来钓凯子的,脑袋有病啊?

    “我我……你……”叶沛儿被段飞说的一愣,呆愣愣的指着段飞说不出话来。

    叶沛儿这个表情段飞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心中冷笑,不过也没动怒,利索的穿好了衣服,随手摸出自己的钱包:“说吧,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说,想要多少?”段飞已经想清楚了,叶沛儿这么无理取闹肯定是为了钱,很多酒吧的小姐和一夜情对象并不是单纯的为了享受,还想要得到一定的金钱利益,段飞以前也遇到这种情况,所以并不吃惊,唯一心里不爽的就是这个叶沛儿太无理取闹了,要钱就要钱,你直说不就得了,还骗自己说是纯女,当自己是真傻子啊?

    “你……”叶沛儿手指着段飞,气的脸色苍白,却偏偏说不出话来,她现在已经明白了段飞的想法,心里委屈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却偏偏解释不清。

    “行了,别装了,不就是多要点钱么?我这里现金就这么多,给你了。”段飞淡淡的看了叶沛儿一眼,把钱包里的现金掏了出来随手扔在床上,估计能有一万多,然而鄙夷的笑了笑,二话不说离开了房间,原本很舒爽的心情被叶沛儿这么一闹又变得纠结起来。好容易找个一夜情的对象,却是这么让人蛋疼,估计换谁都不会心里舒服。

    叶沛儿看着段飞离开的背影,足足愣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床上的现金,忽然一咬牙,抓起现金放进了包里,然后又把床单折叠起来抱在怀里,也不管身上的衣服是不是能蔽体,一溜烟的冲出了房间……

    段飞真的郁闷了,从走出癫痫疾病要怎么治疗才有效房间后叶沛儿就跟在自己身后,一路来到服务台结账,一边跟着还一边哭哭啼啼的样子,好像是个被人抛弃的怨妇似的,所有看见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怪异,尤其是结账时叶沛儿竟然连酒店的床单都抱走了,看着服务员那怪异盯着自己的眼神段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来到外面段飞刚钻进车里,身边就是“砰”的一声,抱着床单和小包包的叶沛儿坐在可怜兮兮的坐在了副驾驶位上,差点让段飞当场吐血。

    还有完没完了?

    “叶沛儿,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想干什么?”段飞也没心情启动车子了,转头铁青着脸看着还在不断抽噎的叶沛儿。

    “……”叶沛儿抽噎着翻了翻眼睛,一句话不说。

    “叶沛儿,你说吧,你想怎么样直接说,要钱,要多少钱,我给,你别跟着我了行不?”段飞真无语了,只能退而求其次。

    “……”叶沛儿继续哭,不张嘴。

    “靠。”段飞忍不住捶了下身边的车门,咣当一声差点没把二手破车给砸废了:“叶沛儿,我真服了你了,做小姐做到你这份上我还真没见过?你是不是以为吃定我不会跟你发火,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恩?”

    段飞真怒了。

    “你要了我第一次,你现在是我男人了,我不管,以后我就跟着你了。”叶沛儿终于开口,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眼神很坚定的看着段飞。

    擦。

    段飞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他现在忽然发现,自己这次真的惹了个大麻烦。

    麻痹的,这叶沛儿竟然赖上自己了。

    段飞推开车门又走了下来,直接抬脚走回了酒店,今天这醒脑开窍怎么治癫痫事解决不了还真没法走了,要不然自己走到哪里叶沛儿抱着个床单跟在自己后面哭哭啼啼的,估计看见的人都以为自己是是神经病,错,不是自己是神经病,是叶沛儿是神经病。段飞现在就觉得这个叶沛儿脑袋肯定有问题,一个这么水灵漂亮的小妞竟然是神经病,这让段飞没有一点惋惜,现在他只是蛋疼加头疼。

    果然,见段飞下车,叶沛儿也抱着床单下了车,跟个小尾巴似的又跟在段飞后面走进了酒店。

    “服务员,给我开间房,恩,就刚刚那一间。”看见服务员看着自己那怪异的眼神,段飞硬着头皮说道。

    “哦,好的,先生您稍等。”服务员一脸怪异的低头去开房间。

    段飞摸出钱包这才发现自己现金刚刚给了叶沛儿,脸色不善的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跟在屁股后面的女人:“叶沛儿,拿钱。”

    “哦。”叶沛儿这次倒是听话,答应一声乖乖的翻开小包包把段飞给她的一万多块现金拿了出来。

    段飞铁青着脸,在服务员复杂的视线里抽出几张递给服务员,拿了房卡,跟逃似的钻进电梯,这种目光,他实在是一秒钟都受不了了。

    终于再次回到先前的房间,里面的凌乱的床铺酒店还没来得及收拾,段飞也不在意,反正是自己先前住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跟进来的叶沛儿:“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是我男人,我跟着你。”叶沛儿的回答很坚定,跟个小媳妇似的坐在段飞对面看着他。

    “靠。”段飞一拍脑门:“叶沛儿,我跟你正经说话呢,别玩什么手段了,你说吧,只要你的要求不是太过分,我绝对满足你,行了吧?”

    “我说的也是正经的。”叶沛儿现在也不哭了,一脸倔强的看着段飞:“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你别想不负责,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治疗癫痫病食物偏方 又来了。

    一听叶沛儿的话段飞就是一阵头疼,摸出香烟点上使劲的抽了两口才把心里的火气给平静下去,看着叶沛儿始终抱在怀里的床单,纳闷道:“你总抱着人家酒店的床单干什么?”

    “这是我的第一次,我当然要留着了,女人一辈子就一个第一次,我要好好的收藏起来。”叶沛儿看看怀里床单理所当然的说道。

    段飞这下感觉不对劲了,如果先前他一直以为叶沛儿是为了讹诈自己更多钱财的话,现在却感觉有些不确定了,谁吃饱了撑的抱着个床单满大姐跑,除非脑袋有毛病。想到这里,再联想叶沛儿从开始到现在说的那些话,顿时心里激灵一下:“叶沛儿,你,你该不会真的是处女吧?”

    “我是处女很奇怪吗?难道你以为所有女人都不正经?”叶沛儿觉得自己快委屈死了,她也不想是处女,可是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这辈子只能找一个男人,虽然自己玩弄了很多男人可是一直都是在玩弄他们,从来没被占过什么便宜,最多也就是拉拉小手,等自己成功骗够了钱就会利索闪人。

    可是这一次却失手了。

    段飞愣愣的看着叶沛儿那认真的表情,有些相信了她的话,不过正是因为相信了他才更恼火:“你有病吧你,你是处女你去酒吧钓什么凯子,你脑残啊?”段飞真是无话可说了,他现在觉得这个叶沛儿真的脑残。

    “谁说我去钓凯子了,你又不是没看见,我是被人追才跑到酒吧去的。”叶沛儿委屈的说道。

    “额,好像是这么回事。”段飞想想叶沛儿说的还真不错,昨天的事情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什么好像,本来就是。”叶沛儿更加委屈了,她现在真想大哭一顿,可是哭也不能解决问题,她现在只能跟在这个男人身边才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
本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