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业 > 内容详情

凌天战尊最新章节_ 第1964章 滚出我的视线!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沧州新闻网 -[收藏本文]

    “这一路走来,似乎也没见到有‘刑罚区’的长老在监视我们……不过,可以肯定,他们不可能没有监视我们!”

    一念至此,段凌天左右瞄了一眼,又往前面看了一眼,随即暗道:“他们,肯定隐藏在暗处……隐藏在我们发现不了的地方!”

    刑罚区的长老,哪怕只是一个铜焰长老,都是‘圣仙境’以上的存在。▲∴頂▲∴点▲∴小▲∴说,..

    这样的存在,想要在他们这些‘天圣境后期’以下的四象坛弟子面前隐藏身形,实在是太简单了!

    因为天圣境后期以上的四象坛弟子,几乎都可以通过圣地考核,进入圣地,成为‘圣地弟子’。

    所以,段凌天也是可以肯定,在这四象坛第一矿区‘刑罚区’中服役的四象坛弟子,最强的应该也就是‘天圣境中期’的存在。

    “那边没人!”

    突然,段凌天发现不远处一处有圣石矿的地方没人,顿时也是目光一亮,走了过去。

    靠近圣石矿以后,段凌天抬手之间,凝成剑指。

    咻!

    顷刻之间,剑指之上,飙射出一缕‘太阳圣力’所凝成的剑芒,对着圣石矿切了过去。

    然而,这一剑下去,段凌天又是发现:

    被他盯上的圣石矿,只有表面一小片,且非常薄,随着他一剑切过去就彻底粉碎了,连一枚‘一品圣石’都没有。

    “这也行?”

    看着眼前碎了一地的的圣石碎末,段凌天彻底傻眼了。

    他原以为能在眼前的圣石矿上抠出分解成十枚、八枚一品圣石的‘圣石矿’,却没想到,这只是表面一小片的圣石矿,外强中干。

    坑!

    太坑了!

    而在段凌天在这里暗骂的时候,一路跟在他身后的不少人都是目光一亮,因为他们都从段凌天行为之中看出了一些东西。昌都癫痫病治疗贵吗

    “那么明显的圣石矿层,他竟然没发现?”

    “只需要将神识延伸过去,便能发现那只是一小片圣石矿层,里面没‘货’……这么简单的探查方法,他都不会用?”

    “新人!他肯定是新人!”

    “看来,他背后的特大号箩筐,也是运气好才拿到手的……虽然不知道这个特大号箩筐出现的时间为什么不符合时间规律,但现在却是可以肯定他只是一个新人!”

    “哼!新人,就不该拥有特大号箩筐!”

    ……

    与此同时,一路跟着段凌天的一群四象坛弟子,也是纷纷传音跟自己的同伴交流,言语之间,都觉得段凌天没资格拥有特大号箩筐。

    一时间,他们眼中也是不约而同的泛起贪婪的光泽。

    呼!

    正当有几个四象坛弟子想出手的时候,仿佛一阵风吹过,却是有一人先动身了,一个闪身,便到了段凌天的身侧。

    而在这人动身过来的时候,段凌天就发现了。

    在对方靠近的时候,他也是不紧不慢的退后了几步,一脸平静的看着立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淡淡问道:“有事?”

    立在段凌天身前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立在那里,宛如一尊铁塔。

    段凌天身高虽有一米八几,但在两米高的中年男子面前,却还是显得弱小,纯粹是视觉上的弱小。

    “你是新来的吧?”

    中年男子开口问道,声如洪钟,令得在场不少修为较弱的人耳膜震荡。

    而随着中年男子开口,越来越多人围过来看热闹。

    甚至于,还有一些原来在开采圣石矿的四象坛弟子,这时也停下了手上的活,也凑了过来看热闹。

    但凡被驱逐到第一矿区‘刑罚区’服役的四象坛弟子,在刑罚区待得久了,自然而然也是会感到枯燥。

    所以,一旦有辽宁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谁斗起来,他们都会非常感兴趣的上前围观。

    这,也是他们在刑罚区少有的几种娱乐方式之一,且不需要付出什么,就能获得视觉感官上的享受。

    “怎么回事?”

    “这不是‘牛空’吗?有人招惹牛空?”

    “咦?和牛空对峙的这个青年背后背着的竟然是特大号箩筐……以前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他!”

    “莫非是新来的?不对!就算是新来的,也不可能有特大号箩筐,时间对不上……这么说来,他背后的特大号箩筐,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有实力从那八十九人里面的一人手中夺得特大号箩筐……他的实力,绝非牛空所能比!牛空这是要做什么?找虐吗?”

    ……

    围上来的一群不知情围观群众,彼此之间窃窃私语。

    不过,很快,他们就从一些知情的四象坛弟子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连用神识探查圣石矿藏都不会?选了一处指甲厚的圣石矿层开采?”

    “一般来说,好像只有新人才会犯这样的错误吧?”

    “他是新人?”

    “如果他是新人,那他背后的特大号箩筐,肯定也是白拿的……只是,时间似乎对不上。按照过去的时间规律,特大号箩筐,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

    “别管什么时间规律了……从他的行为已经可以看出,他确实是一个新人!难怪牛空冲上去了,原来他是想要打这新人背后的特大号箩筐的主意。”

    “遇到牛空,这个新人也是要倒霉了……牛空的一身修为,据说在前段时间已经步入了‘地圣境巅峰’!”

    ……

    一群四象坛弟子议论纷纷,都觉得段凌天马上要倒霉了,并且连背上背着的那个特大号箩筐都保不住。

    “地圣境巅峰?”

    听到周围的一阵阵议论声,特别是听到眼前的高大中年男子的一身修为只是‘地圣境巅峰’,段凌天差点乐出声患上癫痫病的患者不能做什么?来。

    一个地圣境巅峰的四象坛弟子,竟然想要抢他的东西?

    真当他‘段凌天’是纸糊的不成?

    不过,与此同时,段凌天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还真有人想要抢他背上背着的那个箩筐。

    至于吗?

    不就是一个破箩筐!

    直到现在,段凌天还不知道他背后的特大号箩筐,在这刑罚区是多么的难得,是多么的稀少可贵……

    他只以为每个人都是自己选择大箩筐或小箩筐,并没有想过大箩筐不是谁都有的。

    当然,段凌天的这个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

    随着周围的议论声愈演愈烈,段凌天也是从周围一群四象坛弟子的口中,得知了一件事:

    原来,在他来到这四象坛第一矿区‘刑罚区’之前,如他背上的箩筐一般的特大号箩筐,只有八十九个。

    那八十九个特大号箩筐,无一例外,都掌握在地圣境巅峰,以及天圣境以上的四象坛弟子手中。

    另外,来到刑罚区的新人虽然能得到特大号箩筐,但却是有时间规律的,这个完是看运气。

    以上一个新人得到特大号箩筐的时间来算,按照时间规律,下一个特大号箩筐,按理说轮不到他段凌天所得。

    “那位朱雀坛的铜焰长老,给我以权谋私弄了这个特大号箩筐?”

    这时,段凌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顿时不由暗自苦笑。

    那位朱雀坛的铜焰长老,就这么看不起他?

    以为他不能依靠自己的实力夺得特大号箩筐?

    不过,心里吐槽归吐槽,他的心里还是承那位朱雀坛铜焰长老的‘人情’,如果以后有机会,他一定还这个人情。

    “你耳朵聋吗?我在问你话……你是新来的吗?”

    伴随着宛如炸雷般的厉喝,段凌天终是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以后,却发现眼前的牛空正面色不治疗癫痫比较好的方法是哪个善的看着他。

    “我是不是新来的,那又如何?”

    段凌天淡淡开口,反问道。

    别说牛空只是一个‘地圣境巅峰’的存在,哪怕牛空是‘天圣境巅峰’的存在,也还没有资格让他段凌天认怂!

    “好,好……很好!小子,你很有勇气……原本,我还在想,只要你乖乖交出你背着的特大号箩筐,我可以不动你。”

    牛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彻底冷了下来,“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不管你是否愿意乖乖的交出特大号箩筐,我牛空都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好让你知道,在这第一矿区‘刑罚区’……新人,是要尊敬‘老人’的!”

    牛空一番话,说得火气十足。

    话音刚落,他的身上,便又是涌出了一股股浩瀚而磅礴的气息,却是他调动体内的圣力散发出来的气息。

    “牛空生气了!”

    “这个新人还真是彪悍……竟敢惹牛空生气!看来,他要倒霉了。”

    “牛空本就是暴脾气,他如此激怒牛空,事情恐怕是不好收场了。”

    “只希望牛空下手轻点,否则这个新人恐怕要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了。”

    ……

    围观的一群四象坛弟子,议论纷纷的同时,都目露怜悯的看着段凌天。

    “牛空是吗?”

    众目睽睽之下,面对怒火暴涨的牛空,段凌天却只是冷冷的扫了牛空一眼:

    “我给你一个机会……三个呼吸的时间内,滚出我的视线!”

    “否则,后果自负!”

    段凌天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还是压过了现场的议论声,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顿时,场一片死寂。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