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股 > 内容详情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2022章 苏小妞,玩不vs小三人财两空(5)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沧州新闻网 -[收藏本文]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而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有液了。

    于是,腿部那酸麻感,还有身上伤口又有些发炎了,又痒又疼的。一整个晚上她都没有睡好。

    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从昨天下午开始医生就没有给她检查伤口了。液,也没有输。

    这让本来就让病痛折腾的浑身不舒坦的霍思雨开始不耐烦了。

    趁着今天护士给同个病房的病友量血压的时候,她就问了。

    但护士小姐说出来的一个消息,让霍思雨瞬间如同遭雷劈。

    “是这样的,院方说您已经欠费两天了。在没有家属为您缴齐费用之前,我们医院会停药处理的!”

    “什么?欠费?不可能吧!我记得,一个星期前才刚刚把钱放进去。当时你们也不是估算了,差不多就要五万块的么?是不是,你们记错了?”

    “没记错霍小姐。当时说是五万块,但您放进户头上的只有两万块啊,扣出了手术的费用,还有住院的费用,已经所剩无几了。这几天您用的药,还是院方为您垫付的。不过您要是再拿不出钱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要是每天都来这么几个由医院垫付医药费,又不能及时将费用缴齐的话,那医院真的运营不下去了。

    所以对这样的病人,院方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护士小姐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对着霍思雨欠身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

    而霍思雨在听到了她说的这一番话之后,就像是刚刚遭受雷劈似的。

    怎么是两万块?

    不是说好要五万的么?

    那其他的三万块呢?

    霍思雨警铃大作,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往父亲那边拨了过去。

    “喂,你到底将我的钱都给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把我的钱还回来!”

    十万块说好的,一半放进她的医保卡里,用来支付这次住院的相关费用的,另一半才是给他的。

    结果他倒好,只放进了两万块,然后便逃之夭夭。

    常德什么医院看癫痫好;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她霍思雨的亲生父亲么?

    “丫头啊,爸也没想咋滴拿你的钱。可你想啊,要是爸能将上一次的老本给赢回来的话,那你的治疗费就不在话下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还听到那边有人正在催着:“老霍,你又输了。快点把钱拿出来!”

    “你是不是又在赌?”

    霍思雨听清楚了那边的声音之后,追问道。

    “没……”

    “我都已经听见了,你还在狡辩!我不管,你现在就把我的钱还给我!”

    不还的话,她该怎么办?

    可电话那边的人估计是听到她是要债的,索性将电话给挂断了。

    得不到回应的霍思雨再度回拨过去的时候,电话那边已经传出的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这该死的!”

    火急火燎的情况下,医院又派人来催着她出去付账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这会儿,她的腿还没有全好,不交纳费用的话,恐怕不能继续治疗了。

    可她的身边,却没有一个能信任的过的人。

    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直接揣着她的钱落跑。

    无奈之下,她只能和医院说清楚了情况,一个人拄着拐扎回到了当初梁海给她的那所房子里。

    可当她这次准备用要是打开这扇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钥匙竟然对不上钥匙扣了。

    锁换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梁海?

    电话拨过去的时候,霍思雨没管什么就开口大骂:“梁海,你这是什么意思?拆伙连房子都换锁了么?你这个卑鄙小人,你……”

    面对女人一连串的责骂,那边的男人眉心一皱:“霍思雨,你发什么疯呢!我梁海要是连这点诚信都没有,我也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当初说好的,你这两年听我差遣,房子就归你的。你以为我是你,出尔反尔。说好的要忠于我,却背地里想方设法的想要将我给弄死?”

    被这一番话堵过来的时候,霍思青海癫痫病医院雨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哑口无言。

    “好了,没事今后别把电话打到我这边了发疯了。不然,小心我要了你的命!”

    因为知道霍思雨现在的脸和腿都残了,再怎么也酿不出祸端来,梁海现在也压根没将她当回事。

    再说,现在应对谈逸泽在即,他没有多少心思想其他的事情。

    对于这个烦人的女人,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霍思雨在听完这一番话之后,掏出了手机往父亲的手机上拨了过去。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天她是让父亲回到这边拿钱的。

    难不成,是父亲作的?

    可老霍的电话早已关机,不管她怎么打都没有人接通。

    她的脚上还有伤,单只脚不可能长时间站立。

    站在这曾经熟悉的门口,想进又不能进,霍思雨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

    就在她踌躇着的时候,那扇熟悉的大门竟然从里面推开了。

    而从里面走出的,是她不曾见到过的人。

    “这是我的房子,你是谁?为什么住在我的房子里?”

    见到从里面走出来的女人,霍思雨立马蹦了上去。

    “什么是你的房子?这是我这两天才买的,好几十万呢!”那女人直接拦在了霍思雨的面前,阻止她进入这个屋子。

    “这是我的房子,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疯子吧你!”她拄着个拐杖,被人拦截在门口显得有些狼狈。

    也因为这样,霍思雨变得有些烦躁。

    开口的话,自然也带着些不客气。

    而那个买了房子的女人,也被激怒了:“你才疯子呢你,我这房子是从正规渠道买来的,当初卖房子的人不是说了,是因为治病急需要钱,所以才卖的么?”

    上下扫了霍思雨一眼,视线最终定格在她的腿上之后,那女人又问:“怎么?病已经治好了就想要回来给我耍横是吧。我告诉你,没门!这房子的房契也已经过户好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报警处理好了!”

    而听着这人的话之后,霍思雨更是疯了。

    房契都过户了?
脑外伤癫痫手术治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她大声的叫器着,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

    “你把房子还给我,你把房子还给我!我没有卖房子,我没有……”

    霍思雨大吵大闹着想要冲进自己昔日的那个家。

    霍思雨想过很多方法凑齐自己的医药费,但从来没有想过卖掉这个房子。

    虽然和梁海在一起的时候百般不如愿,但她从来没有嫌弃过这所房子。因为里面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精心设计的。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在她嘱咐老霍过来拿拿十万块的时候,他在房子里搜刮到她的房契和印章,所以顺理成章的将这个房子给变卖了。

    若是其他人,绝对不会如此残忍的将女儿最后栖息的一块地方给变卖了,而且还将钱给占为己有。

    但这对象要是老霍,那就绝对可能。

    不然,凭着他那个败家的能力,现在怎么可能有钱还能在赌场里挥霍的?

    可这是她的房子,是她用了两年的青春,用了两年的委曲求全,甚至搭上了自己的容貌换来的。

    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房子变成别人的呢?

    不!

    这怎么可以?

    这是她最后的财产,她怎么能任由别人将它给占领?

    这一刻,霍思雨也顾不得其他的一切,飞奔着上去想要回到自己的那个房子。

    可你以为,这个女人是个善茬?

    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冲进自己的家?

    若是手脚正常的人,或许她还挡不住。

    可面前这个半残,不就几下子的功夫么?

    轻轻一推,单脚站立的霍思雨就失去了平衡向后倾倒。

    当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上之后,这女人只是拍了拍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

    扫了一眼那个鼻子癲痫护理措施塌陷的女人,她的嘴角勾勒出一个讽刺的弧度:都丑成这个德行,连站都站不稳了,还在这里撒泼?

    这笨女人,也自不量力了吧?

    对于这样的疯婆子,这女人是挤不出任何一丁点同情心。

    本来想要出去逛街,在见到这个女人之后所有的好心情都烟消云散了。

    索性将房门一关,将这女人隔绝在另一个世界。

    然后霍思雨还听到那屋子里传来了这样的声响:“喂,是警察局么?我家门前来了个疯婆子,大吵着说房子是她的。你们赶紧过来把她给带走!”

    “呵呵呵……”

    听到屋子里那样的话,霍思雨就像是个真的得了失心疯的女人似的,窝在地上放声大笑。

    可是笑着笑着,最后却有晶莹从她的眼眶滑落出来。

    这到底算什么?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变成了个半残废。

    本来好端端的住所,现在竟然被父亲悄悄变卖。而她,也瞬间变成了丧家之犬,无处栖息。

    更让她绝望的是,连房子都没了,她以前的那些钱财也没法找去了。

    那她现在,该找什么来医好自己的脚,弄好自己这张残破不堪的脸。更要凭什么,回到那个世界和那些人争夺?

    刚刚被这个女人这么一推,她感觉到自己刚刚好不容易通过手术矫正的腿,现在又发生了错位,疼痛难忍。

    这条腿,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此刻,她也清楚,现在自己要是不回到医院及时治疗,这条腿恐怕真的要废了。

    可眼下,她已经没钱可上医院治疗,更没有家可回了。

    这一次,她真的明白了谈逸泽那日离开之前和她说的那一番话。

    当时,她说:“谈逸泽,你真毒!”

    可那个男人说:“还有更毒的,请拭目以待!”

    原来,不是他已经放过她了。而是,他早已料定让她家的人找到她霍思雨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望着楼道口的那扇小窗子外面的细雨,霍思雨的眼神放空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